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全国热线:13975167544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韶山路1号拓思软件      邮箱:2031047844@qq.com

新闻中心

抱团取暖,下一站解体?

2010-12-11 12:38:00 614
伴随中国医药商业流通并购大戏的频繁上演,中国医药流通的集中度提高之势已不可逆转。

  至少有三股力量在推动商业集中:商务部接管医药流通力推大型医药分销集团;行业龙头跑马圈地,并购式扩张引发市场格局变化,竞争加剧;基本药物“省级招标,统一配送”有利于龙头企业扩大市场份额。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和竞争格局下,不少中小商业选择了抱团取暖、组建联盟的方式。而由区域商业龙头牵头组建的联盟,更试图在区域市场为上游企业搭建一个“一级代理、二级分销、终端消化”的完善服务体系。

  A 联盟丛生

  如果以2010年作为起点,可以发现,在四川、浙江、河北、广东、湖南、北京、重庆等十几个省级市场都出现了联盟,其中既有工商联盟,也有商业联盟与零售联盟。

  5月份,重庆市40多家医药流通企业共同组建成立了重庆医药有限公司,其目标定位很明确,就是用三年时间通过筹建现代化的综合医药物流园区来实现规模化经营,使其销售收入达到50亿元。在山西,山西振东集团与晨东药业也成立了“振东医药物流公司”,其目标是药品的“生产”与“配送”实现无缝对接。

  而在这些形形色色的联盟中,医药业内比较关注的是“四川医药工商联盟”和“浙江社区医药服务共同体”。事实上,四川和浙江市场都是国内颇有代表性的省级医药市场。

  11月初,“四川医药工商联盟”在成都举行了联盟揭牌和合作签约仪式。据了解,该工商联盟由四川科伦医贸、成都西部医药、四川本草堂药业、成都科讯药业、成都德仁堂药业共同发起。

  据四川科伦医贸董事长刘亚蜀介绍,此次联盟的核心功能是将包括四川本土企业在内的工业企业与四川最具渠道、终端、网络价值的医药商业群体资源对接,利用各联盟成员强大的资金优势和服务能力,为上下游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实现工商价值一体化。

  “原料购销、药用包材、生产企业、商业企业、媒介资源、第三方物流形成互动循环合作,共同降低成本,完成市场整合与产业链整合。” 刘亚蜀告诉《医药经济报》记者。

  据称,“四川医药工商联盟”的首批发起单位2009年销售总额超过160亿元,已直接或间接覆盖了全省90%以上的药品流通市场份额。联盟将用“优先代理权制度”、“黑名单制度”和“保证金制度”三项制度来保证其执行力。

  而于去年10月成立的“浙江社区医药服务共同体”,首批成员包括浙江省内14家区域商业公司,其中包括嘉信医药、台州医药、温岭医药和衢州医药4家中国医药商业销售百强企业。另外,浙江第二大医药流通龙头英特药业也于3月加入了“浙江医药共同体”。

  该联盟的最大特色是其成员单位在重点市场各有侧重并在终端网络上互补,同时,也为上游企业提供第三方物流、信用结算、终端学术推广等服务。

  B 盈利模式

  有业内人士指出,所谓工商联盟,必须拥有实质意义上的工业参与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对于工业而言,其与各省级联盟远未到真正结盟的程度,因此,目前所谓的工商联盟只不过是商业联盟的另一种形式。

  而事实上,尽管每一个商业联盟都会强调其在区域市场上健全的终端网络与市场份额,但是,渠道、终端网络的联盟式整合之后,能以满意的价格拿到厂家优势品种才是王道,而且拿到优势品种之后如何进行内部利益分配又是一个问题。

  “浙江社区医药共同体”运行一年,实际上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共同体负责人、浙江海王医药董事长宋建华告诉《医药经济报》记者,共同体的实体运营机构杭州汇药通现在主要面临的问题是运作的品种太少,规模还没做起来。

  一方面,与上游的观望态度有关;另一方面,也与“价格战”有关。“对上游我们的配送费用是四五个点,但有些小公司3.5个点都做。因此,我们在价格上还没形成竞争力。”

  按照刘亚蜀的设计思路,“四川医药工商联盟”对于上游企业客户提供的是一种涉及药品仓储、物流配送与资金保障功能的服务。因为有本省医药工业企业的参与,不难实现与本省生产企业的深度合作。

  而对于本来就有总代合作关系的其他厂家来说,加入联盟对销售上不会有太大影响,但能减少窜货和价格乱战。

  不过,亦有厂家指出,新模式需要厂家建设终端队伍,这与某些厂家的管理模式可能不配套;此外,联盟对于终端的实际掌控能力还需要时间检验。

  而且,配送模式也不是长久盈利之道,对于“浙江医药共同体”和“四川医药工商联盟”来说,只有凭借覆盖区域市场完善的终端网络完成从配送商到代理商的转变,为上游厂家提供一级代理、二级分销再到终端消化的全过程服务,才能形成稳定的盈利模式,但这还需要一个培育的过程。

  C 资本运作?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审视当下中国医药流通业界的诸多商业联盟,你会发现联盟内部的成员多半是经营模式同质化、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中小商业,而联盟内强势的商业企业之所以与中小商业结盟,是因为在短期内双方仍存在利益结合点,比如互补性质的渠道与终端网络。一旦这种利益结合点消失殆尽,则联盟必然走向崩解。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认为,结盟是经营上的同盟,在市场上搞统一动作就叫结盟,并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也没有资本上的联系,是非常松散的。“真正牢固得形成统一的战略、统一的步骤、统一的资金调动、统一的管理,必须有股权关系,没有股权关系难以做到上述多方面统一。”

  实际上,诸多联盟内部也发现这个问题,非产权型联盟终究走不长远,而一旦形成以产权为纽带的资本型联盟,则从松散的合作关系上升为股东之间的关系,找到了更为紧密的利益结合点,联盟就会稳固。

  重庆市和四川省的联盟在资本运作方面可谓快人一步:重药医药有限公司就是该市50家民营医药商业共同出资持股注册的一个新公司,即50家中小医药商业公司结成的以产权为纽带的紧密型联盟。而“四川医药工业联盟”的参股金额约为2亿,刘亚蜀称联盟已成立专门的健康投资公司,专注于健康产业项目的投资。

  从长远来看,尽管联盟的诞生引发业内无限想象,但联盟的出现既不能改变大的市场格局,也不能为众多经营模式雷同的成员单位解决真正的生存发展命题,必然只会是医药流通业整合过程中的一种过渡现象。

  假以时日,随着几大国企完成全国布局,以及区域商业龙头对区域网络的完善,大部分联盟必将走向解体,而众多抱团取暖的中小商业,要么往差异化特色经营转型,要么被大商业并购,但更多的会被淘汰。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审视当下中国医药流通业界的诸多商业联盟,你会发现联盟内部的成员多半是经营模式同质化、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中小商业,而联盟内强势的商业企业之所以与中小商业结盟,是因为在短期内双方仍存在利益结合点,比如互补性质的渠道与终端网络。一旦这种利益结合点消失殆尽,则联盟必然走向崩解。”


关于拓思软件

感谢所有拓思用户对我们的支持,我们会一如既往地为大家提供优质的软、硬件服务,不断提高大家对行业软件及硬件设备的畅快体验.

查看更多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